中国监督网——最具权威性的监督网站之一 [监督电话:010-81783596]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维权中心 >

实名反映材料

来源:杨迎文 作者:编辑上传 点击:
分享到:
实名反映材料 各级领导、社会各界正义人士: 《中国监督网》全体成员并主要负责人王金祥同志: 情况反映人简介: 我叫杨迎文,男,汉族,1965年7月22日出生,山西省山阴县岱岳乡
实名反映材料
 
 各级领导、社会各界正义人士:
 
《中国监督网》全体成员并主要负责人王金祥同志:
 
情况反映人简介:
 
我叫杨迎文,男,汉族,1965年7月22日出生,山西省山阴县岱岳乡兰园村村民,家住山西省山阴县岱岳乡兰园村友谊4区4号,身份证号:140603196507225410.,联系电话:13663409918.法律面貌:中国公民,政治面貌:普通群众。
政治立场:我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坚决拥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我坚决拥护人民民主专政!我坚决拥护社会主义道路!我坚决拥护改革开放!我坚决支持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英明战略!我坚决拥护党中央习主席“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态度!
我为什么要实名反映降生金、高平及其“幕后黑手”的违法乱纪事实?
原因:我本是一名普通农民,于2012年与他人合伙向发包方降生金、高平承包了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一期工程中的部分项目。2013年4月5月份期间,工程结束。在发包方已经拿到全部政府结算款的情况下,我和发包方降生金、高平讨要工程款。迄今,追讨工程款为期将近4年,在此过程中,发包方降生金面对清晰的债权债务关系从一开始的胡搅蛮缠、百般狡辩,发展到后来对我进行暴力殴打、故意伤害。
降生金对我的三次施暴梗概
我杨迎文作为一个普通农民向亿万富翁降生金在讨债过程中遭遇3次暴力殴打过程,梗概如下:
第一次殴打发生在2014年4月份左右,事发地点在亿万富翁降生金家中,对我施暴者包括亿万富翁暨欠债人降生金及其手下(手下人系山西大同人)、驱悍马车赶赴现场施暴的降生金之子降勇。上述三人对我施暴,施暴方式为:拳打脚踢。
第二次殴打发生在2017年春节后大概3、4月份期间,事发地点在亿万富翁降生金院子里。当时,施暴者降生金叫来两位社会人“压阵”。然后,降生金独自对我进行施暴,主要施暴方式为:拳打脚踢。
第三次殴打发生在2017年6月27日,事发地点在降生金的搅拌站二楼东侧办公室、楼道及被降生金命手下致我倒地并拖拽至楼外地域的过程中。施暴者仅亿万富翁降生金一人,拖拽者共两人,系执行降生金命令“把他拉着脚腕扔出这个楼去……”是降生金要求手下人不要用手拉我,要用手拉着我的脚腕把我扔出去……降生金的两位手下没有打我,只是执行降生金命令,拉着我的脚腕把我拉出院子的,但是,这样一来我就倒地了。在被拖着脚腕强行拉下楼行走至楼梯的过程中,我的头在楼梯台阶的棱子上磕碰的厉害,降生金就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提住我的头,另一只手继续在我头部、耳部进行不断打击……”
 
在3次暴力殴打过程中,我从未对施暴方还手。
作为一个普通农民,我无奈且无助,讨债之路已经异常艰辛,讨债过程中的各种人力物力付出自不必说,单是前面两次被降生金一行去一次打一次、一次比一次更加严重的暴力殴打,已经使得我常常导致无规律的头痛、恶心……
3次施暴过程中,第3次施暴是打击力度最大、打击效果最为显著的一次。这次打击的效果,直接致使我在先前被打至无规律头痛、恶心的基础上,新增了一个更加严重的毛病——经常性、阶段性耳鸣,阴天更加严重。而这次更大力度暴力打击的前提是——我曾到过山阴县委常委、统战部长降英办公室就我和其父降生金的债务纠纷问题与之交流。
特别强调:前面两次的暴力打击,原本就致使我身体无规律的头痛、恶心……虽然有阶段性的不规律发作,但总体还好。2017年6月27日上午9点10分左右,降生金第三次对我实施故意伤害行为以来,我的间断性、无规律头痛、恶心症状加重,更为显著的是:我开始增加了一个耳鸣的症状,阴天,耳鸣症状尤为严重。
空前的暴力打击程度!源自我和县委常委降英同志的会面?
难道是山阴县委常委、统战部长降英同志和她的父亲——亿万富翁降生金形成统一战线:让这个普通群众杨迎文来吧,给他比以往更加猛烈的打击!
 
是否是上述原因?未解其详!事实的本真状态是抹杀不掉的——
2017年6月中旬,我曾经到降英办公室找降英,自我介绍并表明来意:希望降英同志帮忙协调我和其父降生金的债权债务纠纷,促使纠纷早日解决。
没想到,降英先是假装不认识我,经我自我介绍后,山阴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降英宣称:北方家庭的惯例是女不主事,他们降家从小管理严格,有家规、有家教,很严格,他们降氏家族历来遵循女人不管男人们的事……
后,我表明梗概:你作为山阴县的父母官之一,同时又涉及你父亲,于公于私,不管哪个角度,都应该帮助协调处理……最终,降英给出答复:你先回,“我”和父亲沟通一下,下周一再来。周一,我如约前来,见到降英,降英简单交代:“我和我爸说过了,我爸说让你去找他解决……”
我满以为降英做了协调工作,降生金会拿出诚意解决问题。于是,我满怀信心去找降生金。没想到,2017年6月27日,等待我的是——第三次被故意伤害、暴力打击……
我因讨债,被降生金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共计3次,三次被施暴,我从未还手。
降生金对我的故意伤害行为,激发了我的反腐败斗志思前想后,我意识到:我的遭遇,从现象上看,是降生金做人不厚道、有权贵背景从而做人不地道所致。但,从本质上讲,纯粹是因为官商勾结、腐败成坨所致。
 
我得出结论:降生金的嚣张跋扈和不可一世完全源自腐败。
在这种认识逐渐清晰的前提条件下,我的讨债行为逐渐发展成反腐败行为。这一切,均由降生金的嚣张行为和故意伤害行为发端。
降生金对我的故意伤害逼迫我对反腐败寄予期望!
现将我本人亲自参与的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一期工程建设和我所知道的违规操作、工程运行过程中的腐败事实和黑暗内幕,根据事实的真实情况反映如下,望能引起贵单位的高度关注,并诚恳希望贵单位能够发动各种社会正义力量,从而激发党内正义力量、社会各界正义力量,并在各种正义力量的推动下,最终使得纪检监察、公检法司全面介入,对有关涉事领导、不法奸商一查到底,依法依纪依规严查重处,以儆效尤!
 
由降生金对我故意伤害引发的系列腐败事件爆料
 
官商勾结腐败事实如下——
 
背景:山阴县政府有关责任人和南山引水工程项目部(现山阴县水利局)抓住“为农民解决水患的紧迫要求”这个机会,将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一期工程承包给县长南志忠的好友兼老乡——平鲁县煤老板高平和降生金二人。(这里,需要交代一个背景:高平和县长南志忠早有私交且私交甚好。据悉,山阴县县长南志忠、高平、降生金他们三人现居于朔州同一小区——朔州市七里河河畔鸿福小区。)
 
腐败事实之一:官商勾结、以权谋私,山阴县政府官方进行假招标、假合同、对不具施工资质公司开放未招标先施工特权。
2012年六七月份间,山阴县成立了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工程项目部,由水利局并局长杨时育全权负责管理、监理、设计、预算、策划。就这样,没有履行招标、没有依法依规签写合同,于2012年6月份开始施工。
2013年4月份,该工程业已全部竣工,为掩盖自身操作流程上的违法乱纪事实、应对上级检查,当时在山阴县洪涛山庄进行了一次假的招标仪式(2013年3月3日实施的假招标),但此次招标未能成功,原因是参加招标单位不够3家(实际上,按照官方有关要求,降生金、高平的浩鑫公司根本没有水利施工的有关资质从而根本没有资格参与该工程的招投标)。
 
于是,一帮违法乱纪分子重新起草了一份合同,并于假招标流产后数日,由政府官员赵学春(水利局副书记)亲自前往朔州浩鑫公司搅拌站与降生金、高平签订未经严格流程前提下的违规合同(此举违纪、违规、违法。),并将合同日期伪造成2012年(具体系2012年几月几日?不详。),从而完成了形式上的“合法”。
 
腐败事实之二:黑金买通媒体记者,对其不法事实进行重金封口。
上述假招标、假合同、不具资质未招标先施工事件发生后,此工程未招标先施工事件被某报记者调查并予网络曝光。
 
之后,山阴县政府有关领导和水利局领导并高平、降生金等人开始研讨对策,最终由降生金同有关“记者”取得联系并“摆平记者”。
据降生金清晰透露:此事,摆平记者花费人民币20万元,以至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特别说明:此事有降生金录音为佐证。
 
腐败事实之三:账务混乱、信马由缰、乱贷乱退、违法乱纪。
据悉,山西省山阴县南山引水工程施工不到半年——大概2012年年底,高平、降生金二人就从山阴县水利局划走2000万元,划款至浩鑫建筑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降勇,系亿万富翁降生金之子。
 
2013年,高平、降生金又退给水利局1000余万,其中猫腻,不得而知。
另,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工程项目在没有验收的情况下,山阴县县长有关领导和湿地公园负责人杨时功以刘家岭高灌工程的名义贷款人民币7328万元,此款直接划拨给了浩鑫建筑有限公司(该项目实际控制人即为高平、降生金),而实际上此款项根本未用于刘家岭高灌工程。
 
那么,高灌工程的款项用在哪里了?答案:用在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工程上了!
南山水峪口引水项目工程验收完毕、决算以后,高平、降生金二人又退给水利局人民币300余万。
南山水峪口引水项目工程的公开拦标价当时大约7000万左右,而实际情况是:作为根本没有招投标资格的浩鑫公司南山引水工程项目的实际操控人——降生金、
 
高平二人实际拿走政府8000多万元的工程款。
问题在于:该工程验收完工是在2013年年底,而降生金、高平二人在2013年上半年已经将8000多万元的工程款全部结算完毕。那么,在2013年上半年,工程还没有完工、没有验收的前提情况下,降生金、高平二人在2013年上半年不知道通过哪位高人、哪种特殊渠道早就领走了8000多万元!
违法乱纪事实,昭然若揭!
 
腐败事实之四:乾坤大挪移,给“神秘人士”“赠送”公款40万元人民币,涉嫌触犯我国刑法。
据山阴县水利局内部人士透露,上述工程施工中有一个减压房,房顶的面积不足70平米,需做防水处理。
实际情形是:该防水工程根本未予任何防水施工作业,但山阴县政府为该防水工程支出施工款项达人民币40万元。
该防水工程的施工方是什么人?什么背景?什么来头?何以在没有进行任何防水施工的前提下凭空拿走政府的40万工程款?此不法事实,谁是幕后导演?如此胆大妄为,该当何罪?
特别强调:该40万款项是由承包商降生金汇款给水利局副书记赵学春儿子的账户,经由赵学春儿子转付神秘施工人。
据了解,赵学春意识到此事件违法乱纪的严重程度和恶劣性质的消极影响,为防止此事东窗事发,曾表态:此款项经由山阴县太行村镇银行转付给神秘施工人,
自己手头留有付款凭证。
 
腐败事实之五:为对抗上级检查,巧立名目、损公肥私,涉嫌违法乱纪并涉嫌触犯刑法。
山阴县南山水峪口引水工程项目施工过程中,并没有拆迁过任何诸如牛场之类的所谓“影响施工的建筑物”(原因:该工程占地均系农民耕地,根本没有任何建筑。)而水利局项目部给高平、降生金二人做了100万元“赔偿费用”。
此举,官方给出的理由是:拆了一座牛场。
为欺骗上级的有关检查,高平、降生金二人及其幕后导演策划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该理由妄图用现象问题掩盖本质问题:该违法乱纪事实过程中,由不明来历人士“计小平”签收并按手印,收条内容系“今收到山阴县拆迁费100万”,落款日期为“2012年8月15日”。
计小平,何许人也?不得而知。
 
“山阴县水利局南山水峪口引水工程项目部”给出的书面表达系“因在引水工程中需拆迁一座牛场,由浩鑫公司付拆迁费100万”,该文字表达体现“证明人:高平”,落款时间为“2012年8月15日”,并盖有山阴县南山引水工程项目部公章(特别强调:该工程项目部系官方机构,水利局赵学春副书记为主要负责人)。
就这样,形式和内容的本质背离做前提,作为利益攸关关键一方——和降生金的合伙人高平竟然做了“证明人”,滑天下之大稽!于是乎,掩耳盗铃地完成了“
 
强盗式抢钱100万”的腐败游戏!
这其中,谁是抢钱的?谁是坚守自盗的?谁是渎职犯罪的?朗朗乾坤,涛涛罪恶!天日昭昭,不言自明!
只待正义的力量拿起党纪国法利器毙命顽腐宵小!
罪恶,就在阳光下纵横决荡。可怕的是:没人管!
佐证来源:收到子虚乌有的、在违法乱纪且官方机构从未介入调查核实的前提下骗取的100万元所谓“拆迁牛场费用”之后,赵学春当即撕毁有关证明,经由有关人士捡拾撕毁纸质件而得到上述佐证。
 
腐败事实之六:乱验收、乱决算、乱花钱,或涉违法乱纪并经济腐败。
2014年6月份,由山阴县政府组织多家单位对南山引水一期工程进行了所谓“验收”,该“验收”过程走马观花、敷衍了事。
工程暴露的问题:该工程管线测量为全长25公里,管材为PE800MM和PVC600MM组成。
但,在后来的工程决算过程中,工程决算并未按照实时测量的实际长度结算,而是按照管材的长度结算。这样结算比按照实际长度结算对高平、将生金更为有利,这一结算致使高、降二人额外收益多少?不详。
另据水利局内部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消息:管材实时价格为每米1200元至1400元左右,而由王志文承担主要领导责任的当时的山阴县监控办实际支付高平、降生金方面的费用系1800元每米,此举致使高平、降生金方面每延伸米非法获利400元至600元左右。
25公里非法获利多少?以保守算法:每米非法获利400元计,非法获利合计400元×25000米,得出:非法获利1000万元。
另据审计数据显示:在南山引水一期工程中,山阴县政府给高平、降生金支付利息款9993319元,支付税金3425910元。利息款的支付依据?该依据是否站得住脚?税金的支付依据?该依据是否站得住脚?要抢钱吗?其中有无猫腻?有着怎样的猫腻?亟待清查。
 
另据了解:此事后来经人反映,山阴县检察院派员前往有关单位调查了解价格猫腻,所派成员中就有降生金的女婿检察院赵某。
据坊间传言,山阴县委常委、统战部长降英的老公、降生金女婿——山阴县检察院赵某半路途中返回。还有传言:有关利益方面早已“搞定”厂家,配合演好“双簧”。
 
最正确的调查建议:无需调查厂家,直接调查该厂家实时市场价格即可!如此一来,罪恶立刻摆在桌面!
另,现任山阴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长降英,系不法奸商降生金的亲生女儿。
腐败事实之七:巧立名目,移花接木,监管机关不作为。
山阴县县政府有关领导和湿地公园负责人杨时功以刘家岭高灌工程的名义贷款人民币7328万元,而实际上此款项根本未用于刘家岭高灌工程,此款直接划拨给了高平、降生金二人。此举名不副实!
问题:此款项是以刘家岭高灌工程名义贷款,而所有款项并无一分投入到所谓的刘家岭高灌工程。银行方面把关的人和贷款流向的监督哪里去了?纪检监察机构的监督哪里去了?人大的监督哪里去了?背后或涉一坨坨包庇腐败!这一坨坨腐败在包庇谁?这么多的失职渎职玩忽职守?谁来为党和政府的形象和国家损失买单?
一帮混蛋!
以上陈述,系我杨迎文的据实表达。据此成文,我杨迎文承担完全责任!
再次强调:我对上述内容涉及事件基本事实的真实性,愿意承担一切道义责任和法律责任!欢迎普天下所有正义领导、正义媒体并正义人士进行跟踪监督!
社会各界正义人士,我杨迎文将继续搜集降生金及其幕后“官方黑手”和“官方保护伞”的违法乱纪线索、证据,并不断跟进,紧跟习总书记“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伟大战略,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后续爆料,更为猛烈,敬请期待! 
 
 
      情况反映人、普通群众、中国公民:
 
      杨迎文
 
      联系电话:13663409918 
 
      2017年9月8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